代表委员热议长沙打的难

2020-03-11 08:26

●民建湖南省委集体提案

●省政协委员王义高

迟来的一场雪增添了欣喜,也让市民出行遭遇了各种堵。连日来,代表和委员们热议长沙交通,他们最关注的仍是打的难和黑车治理。

【建议一】

提高起步价,引导市民公交出行

4人同乘一辆出租车,在起步价里程内,每人才需要付1.5元,与公交车价格相当。省人大代表李国武提出,建议长沙提高出租车的起步价,由原来的6元提高到8元。他认为长沙出租车起步价偏低,让很多本可以乘公交车出行的市民挤占了出租车资源。

李国武自己没有车,之前来长沙办事都乘坐出租车出行,长沙出行高峰打的难已成常态,特别是雨雪天气,更是一车难求。李国武认为,现在公交车的优惠力度很大,堵车、车位难找等情况令市内开车舒适度大大降低,要引导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骑自行车或乘公共交通工具出行。因此可以将出租车的门槛适当提高一点,同时也保证了出租车驾驶员的收入。

【建议二】

考核堵点载客率

防“挑肥拣瘦”

民建湖南省委的集体提案分析了黑车现象长期存在的原因,其认为正规营运的士司机负担过重,导致的士司机转身跑“黑的”。另外空的士拒载缺乏有效的管控办法。上班高峰时期,长沙市多处堵点看不到一辆的士,很多的士上客前都会先问客人去哪里以便决定是否揽客,这事实上为黑车提供了漫天要价的条件。

提案认为要加大黑车违法成本,同时交警、交通等部门之间建立互通信息平台。对出租车在上下班高峰期间不进城的现象,该提案提出,要在稳定出租车司机收入的同时,增加一个堵点载客率的考核指标,防止司机“挑肥拣瘦”。

【建议三】

调查份子钱,出台拼车规范

省政协委员、省经济地理研究所副所长王义高认为,增加的士数量并不能根治出租车行业的困境,特许经营牌照的行政垄断特权形成了公司获利的市场。 出租车市场的主体是司机,一旦个体化独立经营,出租车的管理成本和组织成本几乎“为零”,不再缴纳“份子钱”,的哥、的姐利益才可能最大化。

他在提案中明确建议由政府牵头,组织税务、审计和工商部门、独立会计师事务所参与,开始对公司份子钱到底花在何处进行调查,破除公司把份子钱不透明的现状。 同时彻底改革现行出租车公司化管理体制,让出租车司机这样的直接劳动者独立个体经营,制定新的法律法规替代现行特许经营的公司化管理模式。

“一辆的士上只有一名乘客,其实是对资源的一种浪费。”以前他去一些城市,发现只要司机和乘客同意,乘客可以拼车出行。乘客不用苦等的士,还可以为的士司机增收,这是一个多赢的结局。王义高因此呼吁,相关部门应该规范拼车行为,明确拼车的适用情况。出租车公司也可尝试免去燃油附加费等,给予拼车乘客一定优惠。

【建议四】

打车软件别被黑车钻空子

为了解决打车难问题,从官方到民间都各显神通。官方把精力放在完善电召服务、出租车调价等方面,而民间则推出了智能手机上使用的打车软件。

去年两会上,省政协委员、湖南大学教授陈克求提交了一份提案,建议在长株潭地区开通呼叫热线服务系统。这个建议暂时还没有落地,只有蓝灯出租车公司的无障碍出租车实现了电召模式。

而另外一种实用性强且使用方便的打车软件迅速兴起,过去俗称“扫马路”般找顾客。然而也有不少委员认为,手机软件使用零门槛,一旦黑车司机也下载了打车软件,靠它来获得客源,就会扰乱正常的市场运营。大家希望监管能及时跟上,解决打车模式的转型升级。

■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 杨艳王文 曾力力

【会外连线】

新增千台出租车

最快下月底投放

11日,记者从长沙市交通运输局了解到,随着管理权限下放,出租车审批程序将得到简化。客运管理处处长雷毅华介绍,今后,长沙是否新增出租车,将根据市场的需求,在交通部门做好前期调研工作、论证、听证的前提下,由市政府确定,工作完成后向省里备案即可。目前长沙市市区新增出租汽车1000台特许经营权有偿使用项目进入长沙公共资源交易平台进行招标,并将于2月18日正式开标。中标单位办理相关手续和确定投放车型大概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,最快在今年3月底4月初,新增的1000台出租车运力就能陆续投放。

【热点回应】

赞成价格杠杆

调节出行方式

对于省人大代表李国武提出的提高起步价,雷毅华表示很有研究价值,可以通过价格杠杆调节,让市民出行方式更合理。当然这还得通过一系列的调研和听证。而考核出租车司机的堵点载客率也是个创新,不过得通过技术手段来完成。

打车软件

易造成经济纠纷

打车软件服务进入长沙市场属于商业现象,确实很方便,但它在长沙没有进行报备,容易引起一些经济纠纷。雷毅华告诉记者,手机软件是可以随时卸载的,加大了取证难度,因此无法很好地保障司机、乘客双方的利益。

雷毅华坦言目前对打车软件还没有监管手段,它的网络拒载或加价都是网络内处理,如果监控不了就成了另外一种隐形的不公平。因为手机软件使用零门槛,长沙市运用手机软件的司机不在少数。而一旦黑车司机也下载了打车软件,靠它来获得客源,就会扰乱正常的市场运营。

■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杨艳 王文